每一年笔者都会帮她们俩算岁数,在起居室里会调侃当年父母把温馨创设成

发布时间:2019-08-03  栏目:金宝搏188.com  评论:0 Comments

“他问我,你还记得阿伏伽德罗常数么。我忽然就哭了。”

那怀旧,我们在怀念什么?

五月将至,忽而今夏。若青春在手,不妨多饮几口。若青春已逝,今夏,宜怀念,宜留恋。

《初恋那件小事》,《我的少女时代》等电影的大火似乎都证明了这一点。我们从电影中认出了自己,看到了当年的影子。一下子,好像所有的回忆,所有的留恋都找到了入口。

风水轮流转,说的就是这个吧。

寝室里面四个女生在关灯之后谈未来的日子。下课后总会穿过的那条路。校门口最喜欢去买的小吃。一起逛街买的衣服。怀念一起在寝室煮火锅却把寝室弄得一团乱,怀念偷懒不去上课却刚好被老师点名。

后来你也被人叫做经理,老师,教授,主任,老板,可还是觉得大神,x哥,这些外号们很亲切,更贴切(当然“主任”“老板”这种外号也是有的,这种另算)。那时候人们靠了解和直觉,用你的特征给你命名。后来的标签,会打在你的地位、利益上。这当然也是很正常的,只是人们会怀念过去,因为现有的往往是你奋斗额外获得的,过去的,却是没有雕琢的你自己。我们会额外获得很多,穿上一件件华服,不再是以前一伸手就摸得到自己肌肤的年龄。现在别人已经很难触到你,你却开始半怀念,半遗忘自己的皮肤。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喜欢回忆高中。

35岁也许会有个人陪我一起吃面条,说着人生最重要的是开心。可是那还是不一样的,尽管这种不一样也很好。一步一步走过了人生的风景,我并无心比较此良夜与彼星辰谁更美,只是一路奔波着看向下一个风光点时,忽然有一天想起了那时候看过的小山丘,是当时最美的山峰。

刚毕业的时候,我喜欢回忆大学。

那是不一样的,25岁时在寝室煮的意面,和18岁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里煮的面条是不一样的。那时候我吃碗面条,睡一觉,就要去攀爬250个台阶,考一场试,或者听一堂课,做一做笔记,写写题。那时候觉得自己是个战士,老师们个顶个宠爱着,迟到了奔跑着上台阶,物理老师会默默的从背后超过我说,“F*v=P,你的功率是一定的,提高速度你就没劲儿了,慢慢走吧,第一节是我的课,你可以晚点来。”现在回忆这段话都费劲,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对了。

今天被大家的“十八岁”刷了屏。

我是个惯常动情的人,情谈不上深,只是记得的事情碎一些,存的时间长一些。

我们怀念着,也憧憬着,同时在此时此刻努力着。

“可是你还记得吗,那年盛夏,那个傻瓜,说的傻话,陪着你回家,陪着你长大。”说着往前走的豪言壮语多了,这次停一会儿好像也不妨事。

小时候过年,最喜欢的就是算岁数。从爸爸妈妈35,34岁开始。每一年我都会帮他们俩算岁数。

后来你也做了很多大项目,成了个有名头的人,做了颇有成就的科研,那时候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讲的题似乎那么小儿科,可是你却无比怀念当年目光短浅的我们彼此欣赏的眼神,尽管很多时候那仅仅是因为你做出了数学最后一道大题的第三小问。

网上有这样一种说法:当你喜欢怀旧,说明你开始老了

首先严格来说,这不是一篇影评,但是这些话,是我这个刚满25岁开始怀旧的人,从这部剧里汲取的,关于青春的惆怅与美好。我想那些写着青春小说的作者一定心里都有着一个不那么盛大的从前,却照耀着人生整个四分之一的年华。如果在青春小说里我可能会是一个学习好的配角,虽然自吹自擂很可耻,不过我确实是印着男主的轨迹在成长,包括我身边遇到的人,几乎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国旗下讲话,演出,成绩榜靠前的名字,上黑板去写一道题的各种解法。以前肯定有人羡慕过这群孩子。后来这些别人家的孩子聚在一起,在寝室里会吐槽当年父母把自己塑造成“典范”而被亲戚朋友家的孩子排斥。“你知道么,我一到过年就得小心翼翼弥补我成绩好带来的人际危机。”当然现在这些别人家的孩子过得也挺惨的,过年的时候父母开始说,“你看别人都结婚生子了,你怎么还要读书啊。”

我现在偶尔也会怀念高中时候的自己,也会觉得有些遗憾。是不是当初再努力一些,再认真一些,现在就会不一样呢。

如果我开始老去,如果我开始记起,叫我如何不怀念,叫我如何不留恋,是的,没人跨的过时间。

我们更怀念的,还有那些感情。也许高中时与你很好的朋友,慢慢的会疏于联系,你们之间也变得越来越没有共同的话题,你们之间的联系,也只剩下高中时候的回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佳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美好,有希望,还有遗憾

25年匆匆逝,突然,怀念的感觉喷涌而至,因为现在不够好吧,所以才会往回看。我已经开始试着理解、接受最美好的时光已经悄悄走了,虽然乐观主义者心里半是祈祷半是相信往后还会有美好的日子,可是那是不一样的。

我们怀念过去,也提醒自己。在未来的岁月回忆此时,是一个拼尽全力的无悔岁月。

那时候那么喜欢数理化生,后来化学键突然断裂,推着小球的磁场突然没电,曲线交点变成了ps钢笔的调节点,生物的知识点大半浮现在医院里——看到自己促甲状腺激素上升时怀疑一下自己是不是得了甲减。我不是说学设计不好,我只是觉得好像经历了两个世界。初中、高中,那好像是一个漂浮着的桃花源,而我现在已经走出,走在一个小镇的边缘,即将步入新的大城市。那又是另一个庞大的世界。

90后一代,全部成年。

多棒啊。

所以我觉得,面对当下的日子,更应该有那种燃烧着的激情。在你奔跑的道路上,怀念起曾经的种种,便更觉的不该辜负一路走来的自己。

所以近些年来青春体裁的影视才会那么火。因为人们在长大以后都开始怀旧了。

那时的我并不懂得他们的心情。直到又过了几年。

图片 1

所以通过怀念我们知道,珍惜现在,珍惜身边的感情,也许一别便是永远,每一个瞬间都不该被浪费。

它让我慢慢变高,慢慢长成了少女。

但我也知道,过去的事情不会给你如果,不如把现在过好,让以后无悔。

那样,从此以后的回忆里便都是美好的自己,拼尽全力在生活着的无悔的自己。

它也让我的爸妈慢慢老去。

图片 2

怀旧是一个永远的话题,适合于各个年龄段的人。告别了过去时光的人,会用余下的时间来怀念

即便我如此的害怕老去,却依然免不了怀旧。

文/瑾初时

后来看到了三毛的一段话:人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更无法不承认,青春,有一日是要这么自然的消失过去。

从那年开始,我就开始刻意的忘记他们的年龄,似乎这么做,他们在我心里面就一直是年轻的。而我自己的年龄,也在过了十八岁以后不再去算了。

爸爸39,妈妈38。

人在怀旧时,总是会产生出一种莫名的悲哀。

小小的我猛然发现,他们就要成为40岁的“老人家”了。那是我第一次在过年的时候觉得心痛。好像突然发现了时间这个奇妙的存在。

前几天一个家在大学本地的同学发了一组学校的照片。

学校还是那个样子,校门前的那棵树也没变,教学楼到寝室的那条路也没变,什么都没变,好像我们的毕业不过是在做一场梦。第二天的我们,还要早早起来去上课。

图片 3

我仔细想了想起我的十八岁,发现并不能记得是哪一年。不是我的记忆模糊了,而是我已经算不出我的十八岁是在哪一年了。

“爸爸,你今年35啦。”“妈妈,你今年34。”而他们回答我的却总是感慨,“啊,又长了一岁啊。”


因为最后一批90后,也终于年满十八。

可其实现在整个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而已,在微博刷到了什么好笑的也没有人可以分享。毕业6个月了,当时送寝室里第一个人离开时的那种心情现在也记得,可能以后没什么机会一起去逛街了,四个人再一次聚齐,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每个人都穿着一样肥肥大大的校服,不用操心自己今天要搭配什么衣服。天底下最大的是就是学习,最可怕的是不过就是成绩倒退。与同桌之间永远有聊不完的话。上个厕所也要找上个人一起去。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