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害怕在心里深底还藏着的另三个融洽,然则将来开采抱怨和数落对我的重伤未有起到别的的效果与利益

发布时间:2019-08-28  栏目:金宝搏188.com  评论:0 Comments

一个人看完了《Hotel》,居然出了一身的汗。
一边冲淋一边想着刚才的那段床戏,美妙而残忍。
夜已经很深很深了。
还没有休息,只是不眠,并不是恐惧。
谓之恐惧,应该是把人性本身最丑陋的东西放大而已,就像有些人会害怕镜中人一样,它并不是因为镜中的形象,而是害怕在内心深底还藏着的另一个自己。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很脆弱的一面吧。只是被我们很小心的呵护着,生怕有点什么闪失会失去了自己。当有人试图去接近他们、窥视他们的时候,我们便会下意识地把它藏起,如若是侥幸躲过一劫,便是安了心;如若是不幸被人发现,结果便是不堪设想的,恐惧、焦躁一应而来,我们开始逃避责任,逃避世俗的眼光,逃离生活的城市……而后我们开始不相信人生,不相信任何事物,开始以狐疑的态度看待种种的。
自己胆子一向很小,怕的东西很多,尤其是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有发展成神经病潜质的那种。有人恐惧孤独;有人恐惧黑暗……那只是表象,其实真正的恐怖是得本应延伸下去的忽然消失,或者说被吸收了。
《小岛惊魂》中的尼可就是个失去丈夫又倍受幻觉折磨的女人,我觉得这种恐惧还有消除的可能。我似乎与生俱来,没有原因的的恐惧“极限”,这大概就没救了。很小的时候梦魇,什么都没有,只梦见无限扩大的空间(还是平面?我也搞不清)。我本能的希望它会缩小,然后它就真的开始缩小了,但是是无限的收缩,似乎已经是一个点了,仍然没有完的继续着。恐惧没有消失,反而加剧了,觉得自己要被那种极限吞噬,不知怎样逃脱。当然后来的结果是我妈摇醒了我,可是不知为什么觉得那种无力感是妈妈也无法保护我的。小时候经常觉得胸闷的问题是宇宙有多大,当然我知道宇宙是没有边界的,但这种解释完全不能感性起来,正因为这样才会越想越透不过气来。
有时会忘记自己是有这种恐惧的,可能我是一个容易逃避的人。很多事情我不敢去究其根源,一方面觉得完全进入了什么就是一种偏激,会失去平静思考的能力,哲人还是神经病,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浅尝辄止,喜欢不求甚解;另一方面我更不愿意放弃做一个正常人的权利,比如天才白痴的存在,单纯只活在天才的那一方世界里,不会懂得其他的乐趣,也比如高僧什么都看透了,但是生在红尘俗世我宁愿自己去体验这个中的烦恼与快乐,人只有这一辈子啊,怎敢不去珍惜。
忽然想起中学时还比较擅长的数学,学到极限的时候我就一塌糊涂了,看到无穷就头疼。也许这个和主题并没有关系,但是我就姑且找这样的借口给自己开脱吧。大学时的高数是我的死穴,那可是完全由极限和无穷所充斥的学科啊,想想就恐怖~

我在2016年报考了心理咨询师的培训,并买了心理学的书开始学习,因为我们老师说如果想要成为一个心理咨询师要先做一个来访者,并且不断的进行自我成长,所以我就找了心理咨询师做个人体验,在体验的过程当中收获了很多。

三号从郑州做完心理咨询回家后好好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心里很平静。晚上吃饭时我妈又向我抱怨,语气里有着很深的不安,如果是以前我会很快的逃离或者去反驳,显得不耐烦。但那天我很平静,很耐心的听她说话,就是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内心充满恐惧,焦虑,脆弱,无力,无助的小女孩,似乎从我对她有记忆之后就在不停的抱怨、挑剔、指责、攻击、伤害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好像她生活中的任何不如意都是别人造成的。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说她过的不好,而过的不好的原因是我大姨不让她上学造成的,就这样抱怨和恨了五六十年依然没有任何改变,她过的不好之后是为了孩子而选择勉强维持婚姻,我曾经很内疚,也希望她不要顾及我们,如果婚姻不幸福就勇敢的离婚好了。后来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她抱怨的点其实是因为自己不愿面对现实,让自己永远活在过去,放弃自己,不愿成长,遇到一点挫折就成了终生的障碍,并把责任推给别人造成的。当我发现这个事实后就想把她的责任给承担下来,并告诉自己不要像她那样,所以就让自己不停的前进,不停的突围。就是在那一瞬间发现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承受着我爸妈给我的抱怨、指责、挑剔、攻击、羞辱,以前我曾经鄙视过他们,觉得他们不思进取,身上到处是负性情绪和能量,总是看到别人不好的一面,总是怕自己受伤,让自己活得很累。而我一面承受着他们给我的,一面会去逃避,抵抗,反驳,但这样我似乎被他们的负性观念所束缚和套牢,动弹不得,自己的能量在不断的消耗,背上的压力似乎越来越重,心越来越累。就在我看到了她的脆弱、无力、无助、恐惧、焦虑那一瞬间,居然没有像以前那样激起我的愤怒和厌烦,而就是那么平静的倾听,并且很平和的给予回答,并把我的观点表达出来,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力量,心忽然就定了下来,但是很柔软,曾经我承受的无力,无助在我看到和面对之后居然那么自然而然的长出了力量,我看到了我妈的存在,看到了我的存在,以前我总是希望我爸妈可以开心,快乐的生活,因为我爱他们。但那时明白,他们的不开心,不快乐不是因我而起,而是他们的成长环境也是充满着负性能量,他们学到的与人相处模式就是逃避和退缩的,他们遇到挫折不是不想克服,而是内心没有力量支撑去面对和克服,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我曾经很厌烦他们把自己封闭起来,没有朋友,不会关心人,冷漠,麻木,他们的世界狭小而又灰暗,总想生活在一个真空的环境里。于是我就努力的去逆方向生长,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他们,但是后来却发现自己也变成了我曾经最厌烦的那样,排斥和抵抗他们没有让自己变得强大,反而让自己更脆弱,无力和无助。他们对我的人际关系伤害很深,我曾经不停的指责和抱怨他们,可是现在发现抱怨和指责对我的伤害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而且抱怨了这么多年我依然活在伤害里,我的人际关系反而更糟糕,他们对我的伤害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而我依然活在很多年前,当我看清楚这点后他们已经束缚不了我了,我回想起自己心里不知什么时间就种下了“越是最亲近的人越容易彼此伤害”这样的信念,于是我害怕亲密关系,各种类型的亲密关系都怕,都抵触,所以我选择了封闭自己。这个观念的形成根源我在觉察,并去看到它,发现它的威力已经不存在了,从我看到我的存在,看到我妈的存在,并去倾听,理解和接纳我妈的恐惧,焦虑,脆弱,无助时那个观念就已经消失了,我的心定下来了,可以清楚的看到别人真实的存在,很奇妙,心定下来居然就自然的有了力量,以前总是向外寻找,但是当我把外面的力量收回来之后就让自己变得清晰了,人很轻松,不再急着去反驳,去防御,去抵抗,去消耗自己的能量,而是认真的倾听,并去鉴别真正的关心,纯粹的牢骚和抱怨,善意和无意,而我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去承受别人的负性能量和情绪,也不再退缩,而是选择面对并去接纳。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不懂的关心人,我就感觉到我妈是个没心的人,家是个冷冰冰的建筑物,后来我长大些我妈说我的心从来没在这个家,这个家在我心里就是个旅馆,我也从来不会关心她,除非她病的起不了床我才会无微不至的关心她,现在才慢慢察觉到这些模式是她教我的啊,以前她这么说我还觉得挺委屈,觉得自己也做了很多啊,但是现在才发现平时很疏离,没心。我曾经热情善良,也会关心人,但是她不允许啊,并狠狠打击,无奈才把自己封闭起来的啊。有心,温暖也曾经是我想要的啊。但是现在我可以温暖自己并温暖别人,因为这些是我本来就有但是沉睡很久的一面。曾经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幽灵一样四处流浪,没有目标,没有方向,很盲目,我的魂好像丢在了某个地方,有感觉,却不清晰,好像看不见,但现在忽然感觉自己睁开眼,看到了一个鲜活的世界。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